昨天看天气预报今天是个晴天,爸爸决定带天天坐火车今天去南京玄武湖,连妈妈也同意一起前往。晚饭后爸爸将相机充电,整理些行囊,天天跟随妈妈去附近的超市。
三月桂花
不料天天超市回来后不久,爬到爸爸身上说冷。爸爸一摸天天额头,好家伙,发热了。又不多久,天天开始吐,恶心。爸爸烧了姜糖茶给天天喝了,洗漱后躺床上早点睡。子夜时分,天天又开启呕吐,接着是拉稀,身上依旧滚烫。折腾完继续睡觉。凌晨四点,天天再次醒来拉稀呕吐,又是一番折腾,这时才发现体温正常了。接着睡,接着折腾,直到中午,前后大约有六七次这样折腾。早晨爸爸去药店买了蒙托石散喝下,到下午方才有效。
想来昨天的大风,和爷爷下楼玩耍,为风所恶。六淫之首为风,特别是春寒料峭的风。天天南京之旅只得作罢,居上次强烈要求坐火车已有一年半。不知何时,天天才可以真正坐一次火车。

最后修改:2021 年 03 月 28 日 03 : 19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