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爸下班后去接天天回家的路上,天天忽然严肃地对爸爸说“爸爸,你和妈妈以后叫我天宝宝吧!”
爸爸问“为什么呢!”
天天答:“多多家爸爸妈妈喊多多叫多宝宝,我也要你们这么喊。”
爸爸问:“好的,天宝宝。这样你听起来觉得舒服些?”
天天答:“是的。”
小兔子
早上不肯起床,起床了不肯去上学,上车后一路唠叨,我要去朱老师那里上学。天天不知道那里叫作丹凤幼儿园,用朱老师那边替代。过了丹凤幼儿园,天天开始更改地点,说先去姑奶奶家玩一会。到了托班门口,天天知道去姑奶奶家无望,又开始改口,前几天总是问爸爸你不要上班,你昨天上过班了。言外之意要爸爸陪他,而今天直接不用拐外的话了,直接哭着求爸爸,“你在这里陪我。”
好好学习
爸爸当然不能陪你,抱着哭泣的天天接给老师,急忙往外走,而老师也接过天天往里屋走。

昨天是天天开始真正适应的一天,可以和托班的小朋友一起玩耍而没有生无可恋的落寞。

这是昨天陈老师发来的视频,天天弹起了钢琴,从来没见过也没碰过的钢琴,天天随手弹起来,黑白琴键起伏里,天天居然手指灵活地变动,出乎意料。

不多时,天天和小宝宝们玩起来跷跷板,不宜乐乎。

这几天下来,爸爸发现天天三个变化,两个优点一个缺点。
晚上爸爸阳台抽烟,天天要下楼去广场上玩,拖爸爸的手臂,天天手上更加有力量了。
饭量变大了,托班定时定量,没有零食可吃,晚饭更多时候是自己吃,而且吃得多,广场上回来后还要吃饼干等小食以及水果。
脾气变大了,说话声音变大,语气有了命令感,而不是商量。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6 月 20 日 09 : 24 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