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山遗址公园
坐看红树不知远,行尽青溪不见人。春来遍是桃花水,不辨仙源何处寻。
钟爱的搅拌车玩具
昨天去管山看樱花,今天又到凤凰山遗址公园。爸爸问天天,是这里好玩还是昨天那里好玩?天天毫不迟疑地回答到。看来玩泥巴黄沙确实更为钟爱
花瓣雨
两年前的四月初,还穿着纸尿裤和开档裤的天天曾来过这里,那时花开正怒,落花满地,或许是早了几天,一树桃花和梨花如同那年,但地上不见落英缤纷,而傍边的大树也寻不见嫩叶迷离,一眼看到省道车来车往,仿佛换了天地,缺失了那份唯美的意境,有些遗憾。
IMG_20200322_161440.jpg
树底下的草坪被刈去一片,空间显得敞亮而简洁,宁静的气氛不在,兀自多了些莫名的喧嚣。
IMG_20200322_161723.jpg
古木阴中系短篷,杖藜扶我过桥东。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。
IMG_20200322_161732.jpg
不如归去,孤城越绝三春暮。故山只在白云间,望极云深不知处。不如归去不如归,千仞冈头一振衣。
无名桥
正是江南好风景,落花时节又逢君。非常喜欢这句诗,总是在这春风剪刀裁柳枝的时节。
IMG_20200322_162651.jpg
无名桥直到去年才真正完工,每次来此,喜欢走走停停,驻足桥上,清风拂面,水波不兴,抬眼望天边云舒云卷,低头视马家浜文化符号,不由思接千载,神游物外。
IMG_20200322_162803.jpg
浓郁的江南符号做成突起不显眼的地墩,天天走过,每次都跨上,然后奋力远跳,起起落落之中,童年的时光打上了永久的烙印。这让爸爸忆起了自己的儿时,晨光里灿烂的阳光射过门影塘,一排烟柳和苦楝树的修枝嫩叶光影下的靠山墙的小路下,爸爸从外婆的窑下归来,激动而快乐地奔跑。
IMG_20200322_163159.jpg
一池春波碧,不见浣衣女。日暮乡关何处,烟波江上使人愁。
墨镜
爸爸原本计划骑电动车出来,天天抱着爸爸腿不肯上车,央求开汽车前来。得偿所愿后开心之极,归家的路上,车的后坐椅上发现了妈妈的墨镜,天天自己戴上,甚是得意,一路戴回家,不愿摘下。拍张照,眉飞色舞。
春光美
爸爸第一次用手机拼图,春光美,说着那春天。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3 月 23 日 02 : 42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