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续十多天,爸爸几乎每天带天天回乡,希望和哥哥姐姐多在一起玩耍,毕竟一分别就是两年,而相聚在一起不过短短十多天。
墨镜
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肺炎使得各处交通关闭,工厂延期复工,走亲访友也自然取消,这使得天天有更多机会和哥哥姐姐在一起,每天上午准时来到爷爷家,玩得不亦乐乎。好习惯,坏习惯,通通学来。
画画写字
哥哥在一旁写作业,姐姐就画画,天天自然也装模作样地写字,一脸严肃而认真。
购物
黄昏时回城,也带上口罩,选些食材和方便面,以防万一不急之需。
前天下午,艳阳高照,奶奶将被子晒完后下楼,天天和姐姐说,被子口渴了,需要喝水,拿起被子笼头下灌满水,一杯又一杯倒在被子里,也晒在自己的衣袖和裤子上。

门口玩腻就去村中逛,漫无目的走着,去了许多地方,爸爸甚至村里20多年没去的角落,也随天天和姐姐的闲逛而再次到来。
火车站
相逢总是短暂,哥哥姐姐要回太原,当他们上车后,天天大哭,嚷嚷着一起去太原,被拒后嚎啕大哭,直至累了沉沉入睡,等爸爸送他们火车站回来后,天天醒来,依然一脸委屈,梗咽着。

一夜过后的中午,哥哥姐姐已经到太原的家中,暖气的屋内,舒不舒服?舒服!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2 月 03 日 01 : 31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