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里没有爆竹声,南方小年爸爸带天天回乡洗澡吃晚饭。
回乡前
一下车,奶奶迫不及待地开车门,开心地对天天说:"南南,你回来啦!"天天一头雾水,躲到爸爸身后。原来奶奶又将天天当成南南哥哥小时候了。天天说,"我不是南南,南南还在太原呢。"天天奶奶听力极差,置若罔闻,依然不停地口误,把天天喊作南南,心里想着南南两年一度的后天回来。天天窃窃私语般地对爸爸说,她再喊我南南,我就不喊她奶奶了。

爸爸带天天到村后梁下的浴室洗澡,曾经村中最多时有六家浴室,如今仅此一家。浴池不大,人很多,边上一位90左右须发全白的老爷爷对爸爸说,"这是金书家重孙吧!"爸爸对他笑笑,答到是的。金书是天天的曾祖父,爸爸的爷爷,去世23年,名讳早已无人提起,爸爸初闻,内心突然热了起来,天天从未听说过,毫不相干。血脉永留存,亲情不过三代,曾祖父对天天而言,如今连名字符号都谈不上,但那组Y染色体却是一模一样。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1 月 19 日 04 : 14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