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一年冬至时,细雨朦朦里下乡,回家,然后祭祖。临近中午的时候,东边某户人家放起了小鞭炮,天天嘴上喊着“MONGPA”的音节,一路小跑去追看,中间隔了五户人家,看到一地的鞭炮纸屑,粘湿在细雨里,很是兴奋,不停地用力去踩着。爸爸陪伴边上,有七八分钟,觉该回家磕头祭祖了。对天天说“我们回家”,慢慢到家门口,奶奶还没准备妥当,于是爸爸又坐在门口的小凳子上,天天突然念叨着:“回家,回家”。爸爸忽然醒悟过来,天天的回家并不是这里,而是城里的那个家。

何处是家,爸爸生活成长在这里近四十年,这里才是家。而城里的家,只是爸爸一程又一程生命旅程里的一个驿站。然而对天天而言,城里的家,才是家。房子是家吗?房子是承载家的容器,生活和心灵与房子合二为一才是真正的家。

冬至回乡祭祖
对于出门在外的游子,家是什么,“此心安处即吾乡!”回家,回家,天天想回家,“如果没有当初的离家,又怎能有日后的回家,永远恪守故乡的人,又怎能知道什么是回家”。
“天天,我们吃过饭饭才回家”。幸好,细雨的屋檐下,起伏不平的水凼,转移了天天的兴趣,踩了一会水凼,天天不再喊着要回家。

最后修改:2018 年 12 月 22 日 08 : 21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