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到冬至,“冬至大似年”,不知道这句话从何而来,对于我们来说,也就是祭祖而已,并不如过年般隆重。
磕头
爸爸手头活没干完,天天已经磕过头,没能拍到磕头照片。爸爸想让天天再磕头,摆拍一下,妈妈似乎很迷信,怒目向爸,只得作罢。于是拍了一张妈妈磕首照片。
看书
完毕后去楼上找东西,天天看见书柜,要看书,爸爸抱上去,天天左挑右选,找到一本薄本,方便携带翻阅。爸爸放开手,拍照,天天极是害怕会摔下来,大声嚷嚷。很久没上楼来搞卫生,房间内都是灰尘,爸爸想找块抹布擦下桌子和书柜,却是找不到抹布,爸爸曾经留下好几块抹布,不知被爸爸奶奶拿到哪里去了。
下午回城的时候,走到半路,天天在车上忽然想起:“爸爸,我选的书还没带呢?”
雄鸡
午饭后奶奶去出活,爷爷洗锅碗,妈妈裹馄饨,爸爸带天天去小爷爷家玩。上次来玩,还是十一长假,穿着短袖,一晃两个半月,湿冷的冬季了。院门外爸爸问“这是哪里啊?”天天立即回复,这是小爷爷家。没想到天天已经记住了。小爷爷不在家,只有小奶奶洗着锅。一进屋,天天这次没有爸爸引导,径直地喊“奶奶”。小奶奶很是高兴,上次怎么也不肯喊人。不多久太公(小曾祖父)过来,爸爸让天天喊人,天天死活不肯喊,如同上次不肯喊小奶奶。
玩没多久,天天要去村后的超市,于是出来,路上看到人家圈养的公鸡。天天问“雄鸡雄鸡,你们在干什么呢?”鸡们漠不作声,甚至一声“咯咯咯”都没有,天天了然无趣,准备走,忽然发现角落一傍还有两只鸭子。天天没见过,问爸爸这里什么呀?爸爸说,这是鸭子啊,《小猪佩奇》里的鸭子太太。天天说,不是,这一点也不像鸭子太太。爸爸尴尬地笑笑,确实不像。

最后修改:2019 年 12 月 22 日 07 : 10 PM